致敬,老兵! | 合肥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精彩图片 正文

致敬,老兵!

合肥在线  2015-07-29 14:24   稿源: 合肥在线-合肥晚报

【专题】老兵今安在 我辈当图强

【专题】为了和平的纪念

  林景全,91岁,福建莆田人,19岁当兵,后进入20陆军医院,奔赴到江西与湖南交界抗战一线,抢救受伤的战士。图片是老人参加抗战前在医科学校的合影图片,他和这些同学一起被分送到前线救治伤员。

  管长根,91岁,江苏泰州人,1944年11月入伍进入老家的游击队,第二天就奔赴抗日战场打鬼子,歼灭鬼子90多人。这是老人拍摄于1950年的图片。

  孔令科,89岁,安徽巢湖人,1941年3月14岁入伍,成为新四军第七师独立营的“娃娃兵”,他曾跳进粪窖躲避敌人的子弹,冒着死亡威胁穿越封锁线送情报。图片是老人1950年授军衔后特意跑到上海的照相馆拍摄。

  池德超,90岁,江苏沭阳人。1944年7月当兵,新四军2师5旅14团1营3连通讯兵,在抗日战争洒下了鲜血,炮弹片留在体内已经几十年。这是老人和战友合影的图片。

  焦玉庭,96岁,安徽合肥,1938年当兵, 1940年在陕西禹门口守黄河,阻击日军向西进攻。战争非常激烈,第1团团长负伤,第3团团长牺牲。抗战胜利后回到老家务农。老照片是焦玉庭老人当兵时拍摄,已经70多年。

  吴义胜,安徽肥东人,99岁,1935年考取黄埔军校。参加了武汉会战。这是吴老保留的最老的一张图片,那时他已经回到地方工作。

  9分7秒一座桥

  “炸桥军令重如山,全排奋战抢时间。九分七秒桥身断,爆破声响敌追赶。”这是93岁的周国运老人保存了71年的诗。这也是他戎马生涯中记忆最深的一刻。几天前在合肥城郊一个社区见到周国运老人时,他在附近的市场和几个老人聊天,而一天前他还在住院。老人回到家中,从一个装满资料的黑色箱子里翻出这首诗。除了这首诗,还有方成俊、周庭桂、王连标三个战友的名字,随后老人的话匣子也因他们打开。

  周国运老人初中毕业后就去当兵,那时他才17岁,1940年便考入黄埔军校学习,在陕西汉中接受训练,1943年毕业后进入第一战区14集团军,随后进入第九军24师任工兵连排长。1944年4月,周国运随部队参加豫中会战,他所在的部队在登封至嵩山一线布防,阻止日军西进。4月21日晚上,在日军猛烈攻击下,周国运所在部队撤退,而他所在的工兵连随即接到命令炸毁公路桥,彻底阻止敌人。

  周国运接到炸桥任务后,立即命令四班留在阵地上担任警戒。自己带着五、六两班携带爆破器材去炸桥。当时敌人已逼近阵地,留给周国运炸桥的时间很短。公路桥是三孔桥,桥墩是用大石块砌成。周国运命令战士们在两座桥的桥墩上各掏两个爆破孔,战士们用工具开挖,掏掉桥墩上的石块。从掏孔、装药、安装信管和导火索,直到退出桥下引爆,周国运和战友们仅用了9分7秒。就在爆破的瞬间,敌人的机枪也疯狂地扫射过来,不幸的是,负责掩护他们的四班班长方成俊,士兵周庭桂、王连标,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牺牲,这也成了周国运这70多年永远的痛。

  周国运酷爱写诗,情到浓处,便赋诗一首,成功阻击敌人后,他便写了那首诗歌。如今,他已是93岁高龄,他依然喜欢写点东西,连走时他还交给记者一篇稿件,要表扬一下小区的好人。

  天天15分钟

  屋外的雨哗啦哗啦下着,整个院子里都积水,无法出门。91岁的林景全老人和老伴早晨起来后就没有出过门。按照往日,林景全老人通常要带着他的播放器到附近的公园里,一边听音乐一边散步,其间老人还会跳上自己编的舞蹈。“只有15分钟,时间长了喘不过气来,已经坚持了很多年。”而老伴则要到附近的菜市买菜,三个孩子一个在外地,两个在合肥,都不和老两口住在一起,林老的生活起居都是老伴照顾。

  林景全是福建莆田人,最早是到医科学校学医,1943年全面动员抗战,他和25个同学一起奔赴江西抗战一线,被分入20陆军担任军医中尉医生,主要任务就是抢救伤员。“太惨烈了,受伤的战士被一批又一批送到医院,很多战士胳膊和大腿中弹后感染,被迫截肢。”想起这些,林景全一声叹息,眼睛有些湿润。“任务需要,我两次上过前线抢救伤员。”林景全说

  “地点在江西和湖南交界,战斗打得异常激烈,阵地上到处是血迹,一个又一个伤员被抬下来,自己负责包扎抢救,有时候还没包扎完,战士就已经牺牲了。惨不忍睹,但那时已经无法顾及那些。”

  抗战胜利后,林景全回到了南京,在那里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就没有再回部队。因为自己曾经是医生,1949年,林景全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医院工作,重新成为一名军医。进入卫生行政部门工作,28年前退休后,林老和老伴一直过着平淡的生活,读书、看报、锻炼身体是生活的全部。

  室外的雨已经下了几个小时,没有停的意思,林老将自己的播放器打开,在卧室里跳起舞来,天天15分钟,已经成为他的寄托。

  致敬,老兵

  历时一个多月,行程两千多公里,周国运、王启超、黄月仪、刘跃东、林景全仅仅是记者此次寻访的二十多个抗战老兵中的五个,还有贾成功、陆瑞庭、江寿石、焦玉庭、邵经斗、蒋庆林、吴义胜、甯少侠等老人,他们年龄最小的89岁,最大的103岁。他们有的已经卧床,有的曾经受伤至今伤口隐隐作痛,甚至弹片在身体里残留70多年,他们有的记忆衰退,有的依然处于贫困之中,但他们却从不后悔。

  在舒城万佛湖镇的王启超家,面对记者的到来,老人并未表现出感动,而是特别的平静,如果不是战友的牺牲让老人眼睛有些湿润,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回到家中的这几十年来,老人一直平静地生活着,没有更多的奢求,在他看来,能够活着就是最大的满足。

  在合肥芜湖路一栋宿舍里见到103岁的甯少侠老人时,他卧在床上,几天来的身体不适让他浑身无力,但老人闻听记者到来,依然颤颤巍巍地坐起来,缓缓地伸手拉着记者的手,微微地笑着:“好,好!”话虽然已经说不清楚,但通过老人饱经沧桑的双手,记者已经感觉到温暖。

  “烧饭将就着,走不了就慢慢移!”谁会想到,在巢湖夏阁镇偏僻的乡村里,90岁的黄月仪老人曾经浴血沙场?连村子里的年轻人都不会相信。幽暗的房子,简陋的家具,一个已经发霉的包菜,以及和农村所有老人一样一个月85元的老年生活费……在黄月仪老人家,感受到更多的是贫困。但在记者和老人相处的两个小时里,老人却从来没有抱怨当初自己曾经被关了十几天、抱怨过到现在没有人来关心他、抱怨过自己生活为何过得如此穷。甚至对孩子们为了生计不得不丢下他们外出打工表示极大的理解。

  离开黄月仪老人家时,记者将身上不多的钱递给老人,他抓得那么紧,也许这就是老人一段时间的生活费。面对记者的离去,尽管行动不便,但老人依然坚持将身体挪到门前的凳子上,目送着记者远去,对老人来说,有人来过也许是他最大的安慰。

  在一个月的寻访过程中,记者不断发现,自己掌握的老兵的名单中,有的人在十几天前去世,有的在一个月前去世,也许再过一段时间这二十多名老兵也将逐渐离开我们。老兵们逐渐远去,但历史永远不会改变。也许我们记住这段历史,记住老兵们曾经浴血沙场的那段经历,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致敬,老兵!

  本报记者吴芳摄影报道

  编辑: 张艳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公益
  • ·    上海铁路局暑运旅客发送量创下新高
  • ·    杨天石9月4日做客安徽图书城 带你《找...
  • ·    文博会蜀山分会场邀你来体验雕版拓印
  • ·    合肥大型动漫舞台剧下月将赴日本演出
  • ·    “北大励志双胞胎”来肥畅谈青春话题
  • ·    9月1日晚合肥市部分区域停气
  • ·    文博会包河分会场等你来摘葡萄听相声
  • ·    合肥市将千场电影送到村民家门口
  • ·    文博会庐江分会场六项活动陆续举办
  • ·    中秋国庆黄金周合肥铁路增开30多趟列车
  • 龙虾节

    集团动态 |网站简介|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