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合肥Diao丝真实的买房故事,看之前请默默准备好纸巾...... | 合肥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合肥好大事 正文

这是合肥Diao丝真实的买房故事,看之前请默默准备好纸巾......

合肥在线  2016-03-13 13:42   稿源: 合肥在线

【专题】合肥好大事

  张先生和爱人在大型房产中介公司工作的,去年底,他们自己另起炉灶开了一家小型中介公司,没想到春节一过,就赶上了合肥楼市的“黄金时代”。张先生告诉合肥在线记者,春节过后,没休息过一天,几乎天天都忙着房主自愿退违约金然后加价卖给新下家的事。张先生笑着说,干了十多年房产中介,从没见过合肥的楼市这么疯狂。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在合肥楼市的“二月春风”中蠢蠢欲动呢?

  沈先生和贾女士在合肥打拼十六七年了,看到夫妻俩时,他们正在位于合肥市凤阳东路与全椒路交叉口的“北京包子店”里忙碌着。沈先生是厨师,而贾女士是面点师,夫妻俩配合默契,对顾客服务热情周到,加上手艺精湛,味道不错,价钱公道,所以小店的回头客比较多。

沈先生开的大排档承载着他在合肥的换房梦

  贾女士告诉记者,夫妻俩是亳州市谯城区人,2001年夏天刚到合肥时,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当时就为“北京包子店”的老板打工,晚上就睡在店里狭小的阁楼上,夏天又闷又热,冲个凉必需等店里晚上关门之后。夫妻俩每天只能大约睡五个小时,就得起床做早点。贾女士心里特别思念在老家一周岁多的儿子,有一次回乡探望孩子时,吃惊地发现孩子的耳朵出了毛病,无论她喊破了嗓子,孩子都没啥反应,送到当地医院一检查,才发现孩子的听力有很大的障碍。孩子的病情确诊后,贾女士瘫倒在地。为了让儿子能康复,贾女士把孩子送进了河南商丘的特殊教育学校。那年返回合肥时,孩子隔着学校的铁栅栏门,撕心裂肺地叫着妈妈。贾女士说,那一幕她怎么也忘记不了,心里暗自发誓要克服一切困难,尽快把儿子接到身边治疗。

  为了能把孩子接到合肥治疗,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干活,为了节省每一分钱,他们以每月300元的租金,住进了合肥市著名的棚户区“双窑洞”。他们租住的那一间房是在走廊最边上的一间,有一个小院子,但是终年不见阳光。即便如此,贾女士也挺知足。2008年,他们把儿子从河南接到合肥,东拼西凑了20余万元,在省立医院进行了人工耳蜗的移植手术。孩子的听力现在已经基本恢复,能和正常孩子一样坐在教室里学习了。后来,他们因为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又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贾女士的第一套房子就是靠辛苦钱攒下来的
 

  2010年11月26日,棚户区“双窑洞”拆迁启动,而周围房子的租金都挺贵。他们面临无房可租的局面,只得把老家的一块宅基地卖掉,加上向亲戚借了3万元、两人打工的积蓄,一共凑了9万元,购买了位于合肥市康乐新村的一套仅37.14平方米的房子,这套房子总价22.6万元,剩下的全部依靠贷款。直到今天,夫妻俩每月还要还银行986元的贷款。贾女士说,总算在合肥有个窝了,她感觉心里很踏实,不用再被房东赶来赶去。房子虽然很小,但好歹给孩子们安了一个家。夫妻俩把墙刷了一遍,房太小,摆不下什么家具,只能安置下三个床。而儿子只好“住”在了封起来的阳台上。

  贾女士说,现在北京包子店也被夫妻俩承包了下来,虽然每天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她依然干得很卖力。两个孩子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都属中等偏上,这让夫妻俩有了新的盼头。他们想通过自己辛勤的劳作,给两个孩子尽可能提供比较好的教育环境;同时努力挣钱,尽快地换个70~80平米的房子,能把两家的老人接到合肥来看看。

  说起自己这十几年的经历,贾女士眼含泪花。她说没想到今年春节后,合肥的房价“扶摇直上”,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圆自己的换房梦。

  

  在机关上班的孙女士这几年一直惦记着买房,由于前几年首付门槛偏高,再加上现有的住房基本可以满足居住条件,所以她错过了一次又一次低价买房的好时机。

节后的合肥房地产交易场所显然比股市更热闹

  孙女士的女儿转眼间已经小学五年级了,为给孩子上一个重点初中,她从去年底就开始看二手学区房。看了一圈,老城区的二手房几乎全部是一个模板:停车难,价格高,房型不合理;房龄超过20年,贷款难。而稍微条件好一点的学区房,总存在一房难求的局面,稍一犹豫,就别下手快的抢了。春节后的楼市新规,降低了二手房的购买门槛,孙女士以为买房的时机到了,上各个房产网站浏览了一番,发现价格也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于是跟房产中介联系,结果,几个电话打过后,她傻眼了。

  几乎所有的二手学区房都在网站挂价的基础上每平方暴涨了2千到4千元,原本留意过的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室一厅40多平方的蜗居,春节前的报价是50万,春节后暴涨到65万,这让孙女士实在无法接受。而别的原本挂价在每平方8千左右的学区房,现在普遍暴涨到了1.1万元以上,而且还有一大批恐慌性购物者排队加价。

  看了三次房之后,孙女士心灰意冷,基本放弃了购房计划,她打算把亲戚的一个30平方的学区房买过来,自己承担所有的费用,等亲戚决定卖房的时候,她再替亲戚把房子卖掉,这样可以省去一次交易费,也能保证孩子到重点初中就读。

  今年48岁的H先生,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跟随自己的老爹闯荡“上海滩”,在上海一些县区做通信工程,说通俗一些,就是做电信运营商的服务外包,帮助市民安装固定电话。H先生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为人豪爽,加上兄弟姐妹众多,就在老家拉了很多支农民工组成的工程队到上海承接工程,挣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也带动了周边十里八乡的村民致富奔小康,登上了省报的头版头条,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土豪”。

囤房者认为现在是抛售的好时机

  挣到钱之后,H先生当时也想过在上海买房,但却没有买成。多年后,他把这个事情当成一笑话告诉记者。他说当年他的老妈妈拎着一个菜篮子就走进了上海市区一处正在销售的楼盘的售楼部,那个菜篮子里放着40多万的现金。可是,上海的售楼小姐挺势力,看着这么一位穿着普通的农村老妇女走进来,根本想不到她“不差钱”,也没有人上前搭理她。老太太东张西望,结果话还问出口,就引起了保安的注意,被撵出了售楼部的大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H先生回老家盖了一座三层的小洋楼,结婚生子,还在老家所在的市里购买了两套住房,并选择市里最繁华的地方购置了一排门面房。虽然有两个儿子,但是H先生的口头禅是:养老就靠房子啦!而H先生的一些亲戚在省城工作,他的弟弟妹妹也有到合肥发展的打算。2011年初,H先生约上兄弟姐妹,一起开车到合肥,陆续看了万科、华润、绿城、城建等几个大开发商的楼盘。H先生测算了一下,两个已成年的儿子,加上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等,一共七个,最后他们相中了华润置地开发的华润•紫云府,以每平方米6000~7000元的均价,使用孩子们各自的身份证,组团购买了七套,享受到了开发商的“折上折”的优惠价。几年之后,万达在滨湖新区开发了文旅城,他又以70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一套。

  今年春节之后,合肥城区房价,尤其是政务区、滨湖区,更像是坐上了火箭,一下子“蹿”了上来。H先生的第一反应令记者吃惊。远在上海的他在话筒里说:“现在不是等到了卖房的好时候了吗?”他委托自己的妹妹把万达•文旅城的房子以平方米1.4万元的价格挂出来卖,结果一下子引来了几十个买家。H先生说,侄子侄女有的已经出国留学,他的大儿子打算在上海发展,所以合肥的房子继续出租意义不大,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价格之后,他会考虑卖掉。

  H先生现在最心痛的是,自己在上海打拼了那么多年,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都留在了那里,却没有在大上海拥有一套自己名字的住房,没有充分享受到上海的发展成果,这是他们一家最大的遗憾!

 

  王先生大学毕业后来到合肥工作,并结识了自己的妻子,从此便一心想在合肥安家落户。当自己有了孩子后,王先生便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老婆和孩子有一个温暖的家。

合肥疯狂的楼市中不乏观望者

  去年,王先生通过“好居网”房产中介公司张春辉介绍,购买了政务区太阳海岸花园一套72平米的住宅,王先生与卖方口头达成约定,不过卖方表示自己在滨湖购置的新房子装修还需要一段时间,不便立即交接这套房子。最后经双方议定,同意在房屋交易结束后免费将房屋给卖方居住到2016年11月30日,如未按期交付房子,卖家须按市场价支付房租。2015年11月15日,双方在“好居网”房产中介公司办公室签订了买卖合同。

  原本以为即将住进属于自己的房子内,没想到从2016年1月2日以后,王先生先后十多次打电话催促卖方和经纪人抓紧办完房屋交易手续,得到的答复五花八门,要么是天气冷孩子小不方便带妻子孩子一起出门,要么是妻子回老家过年一个人办不了手续等等,对方一直在推托,这也让王先生感到十分无奈和焦虑。“后来卖家打电话告诉我他正在从老家回合肥的路上,等一回来就抓紧办完房屋交易手续。他同时安慰我说,尽管目前政务区房价涨了不少,但让我放心,他绝对会按合同与我交易,我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有了着落。”可左等右等,卖方却没了踪影。3月2日,卖方发短信给王先生,表示家人一致决定房子暂时不卖了。

  王先生立即联系了中介公司,对方表示如果卖家实在不愿意卖房子了,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如果卖方不守信用毁约,耽误了我买房的好时机,对我造成损失是很大的。”据悉,双方目前还在就此问题进行协商,然而面对渴望有个家的妻子,王先生总是心生愧疚。

  随着第二个孩子的降临,张女士的生活发生了新的变化。而原本的房子也感觉一下子不够住了,于是张女士决定换一套更大些的房子。

  去年年底,张女士看中了政务区御龙湾小区的一套房子,并与产权人张某的哥哥达成一致,双方在房产公司签订了《存量房买卖合同》并就二手房买卖(定金、首付款支付、商贷等)相关合同事宜达成一致。当日,张女士便交付三万元定金由房产公司转交给产权人张某。随后,产权人张某在《存量房买卖合同》上签字、按手印。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之后张女士按照《存量房买卖合同》约定将35万元人民币汇至张某本人账户,用于替产权人张某还清银行按揭尾款,卖方向其出具了房款收据。

房地产中介坦言没见过合肥房价这么疯狂

  眼看房屋即将交接,张女士已经开始定制家具,憧憬着人生新的未来,然而2016年初,房产公司通知张某去银行领取他项权证办理过户手续,张某告知所有事项由其哥哥办理。之后,张女士及房产公司多次电话、短信联系通知其继续履行合同,张某或不接电话,或以各种理由推脱过户时间。

  此时,张女士已经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最后,张某明确电话回复表示不愿意继续卖房,欲将该房屋给其他一次性付款客户,至于张女士已经支付的房款相当于买方先行帮忙垫付,每个月可以支付利息给张女士。对此,张女士表示无法接受,并准备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真没想到房价一上涨,有些人变卦的速度比房价都要快。”张女士愤愤表示。

  刘女士在合肥一家国企单位工作,虽然工作稳定,但收入却并不高,一年纯收入也就7万左右。但她是一个典型的"房产爱好者",这几年靠炒房攒了不少养老钱。

  2009年,刘女士以5300元每平米的价格买下了恒大华府一套90平左右的房子,首付仅2成,而且享受7折的利率优惠。“当时合肥还有很多楼盘首付仅需1成,而且购房条件也没有什么限制,甚至不需要合肥户口。”据刘女士介绍,“当时无论是购房门槛,还是贷款门槛都比较低。”

房地产中介的店面随着楼市的疯狂大面积复苏

  前不久,刘女士以13000元每平米的价格将这套房子出售,获利接近60多万。随着合肥房价开始新一轮的飙升,刘女士凭着自己多年的炒房经验,赶紧又在滨湖购买了一套住房,没想到刚买不久价格便开始水涨船高,这也让刘女士喜上眉梢。“把钱投股票、买基金,还不如投资房子靠谱,这几年投资房子赚的钱够养老了。”刘女士笑着说。

  现在,刘女士已经把目光盯上了商业地产。“以我这点钱,很难买好的商业项目,但位置差一点还可以。”刘女士发现随着地铁1号线的开通,滨湖地铁沿线的小区人气大增。最近她正在物色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商铺,总价在300多万,如果买下来后可以出租做餐饮,每年房租收入在30万左右。“这样下来,要比投资住宅更合算,租售比更高。”刘女士说。

 

 阿超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六安和阜阳两地来回跑。再过几天,这个85后的山里娃就将牵着相处五年的女友走进婚姻殿堂,这对于今年刚好而立之年的他来说,也算圆满。但就在结婚之前,唯有一件事在他心里没有落定,那就是婚房。

买完车发现买不起婚房的85后(图片来源于网络)

  “结婚的日子去年9月份就定下了,原本计划在结婚之前把房子定下,让双方的父母都安心,但没想到最近合肥房价涨得太快了,短短几个月,手里的钱就不够付首付了,现在结婚也花钱,再等等看吧!”身为“创客”的他,2年前从部队转业,以入股的方式加入朋友开的一家规模不大的工程装修公司,虽然目前经济形势不好,工程不好做,但挣钱也不比身边人少,事业也算稳定。

  去年初,阿超就和女朋友盘算着要在结婚之前把房子买了。阿超算了一下,自己退伍的安置补助,再加上这两年开公司挣得钱,按当时合肥8000每平米的均价来算,付个首付应该绰绰有余。想到这里,现在刘金超后悔不已。

  “前两年,合肥房价一直不温不火,虽然没降但涨幅也不大。”一直想买车的阿超,觉得合肥的房价已经不低了,涨也不会涨太多,既然首付有多余,先把车买了。于是去年5月份,他花了十几万元买了车。

  9月份订婚后,阿超把买房的事提上了日程,和女朋友开始看房。“起初我们在网上看价格和户型,然后再去售楼部实地看,但是买房远远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刘金超说,当时在网上看了好多套房子,但一到售楼部,楼盘的销售人员不是说这种户型卖完了,就是价格比网上的要贵。

  “有一次经开区的一个楼盘开盘,这个楼盘的价格和户型之前我们都了解过,上午开盘的,我们中午就去了,但是销售人员告诉我们小户型已经没有了,剩下的都是大户型,当时就想现在房子这么好卖吗?后来才得知原来这次开盘的套数很少,开发商是为了吸引购房者,目的是卖之前的大户型。”

  买房频频受挫的阿超,感觉到合肥的房价没有像很多人说得那样萧条。“特别是滨湖新区,价格都一万多,这样的价格要买个80平左右的,首付都成问题啊,想着等过完春节再慢慢看吧。”

  转眼到了年后,合肥的房价与节后的气温一样节节攀升。虽然目前政府规定楼盘要合理定价,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阿超说,上个星期就在庐阳区某楼盘看了一套房子,定价是9600元每平米,由于他选的是小户型,总价也在可接受的的范围之内,但想要以定价顺利买到也不是容易的事。“虽然房子定价不高,但销售人员说买房子必须要买车位,否则不卖,一个车位要10万多,这就是变相的涨价啊。”

  “房价这么高,首付不够了,现在想想,当时买车就是一时冲动,如果把买车的钱用来买房,或许会好一点。”

  眼看婚期临近,就因为买车耽误了买房的事情,阿超家人至今还在抱怨。“但抱怨归抱怨,现在结婚是最重要的事,先把婚礼办了再说吧。”

  回想自己的买房经历,阿超说,看到现在的房价一天一个样儿,也让他彻底相信“买房子宜早不宜迟”。 (·合肥在线记者戴小花王晓峰李磊陈海生韦韬实习生王晓悦文/摄·)

  编辑: 江婷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健康安徽”骑行大赛万人参与横跨江淮
  • ·    秦剑铭东方净土写生作品观摩展在亚明...
  • ·    疯狂楼市下的合肥人
  • ·    人大议案建议和政协提案交办会召开
  • ·    2015年安徽省植树造林达171.5万亩
  • ·    2016中国合肥桃花节3月18日在三十岗开幕
  • ·    创业大咖本月19日聚首合肥高新区
  • ·    你可能不知道的八大合肥踏青胜地
  • ·    滨湖新区:创新招商模式 打造长三角产...
  • ·    合肥今后五年将重点打造赛事中心城市
  • 集团动态 |网站简介|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