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异域风情中的“新徽派山水” | 合肥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全媒体 正文

《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异域风情中的“新徽派山水”

合肥在线  2016-11-06 22:07   稿源: 合肥在线

  异域风情,融汇经典。11月5日上午9:30分,“名城之韵——2016’本土艺术名家专题系列展”之“域外艺旅——张松访欧写生作品展”在合肥亚明艺术馆盛大开幕。作为张松先生的老朋友,中国美协理事、《美术》杂志主编尚辉专程赶赴合肥,担任了本次展览作品研讨会的学术主持。本网记者特地专访了这位当今中国美术评论界的“大咖”,以下是此次专访现场问答实录。

中国美协理事、《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左)和张松(右)正在参观“域外艺旅——张松访欧写生作品展”

  记者问:张松作为中国画坛新徽派的领军人物之一,其作品中继承了哪些中国画的优良传统?

  答:“异域风情中的新徽派山水”,这是我此次参观张松写生作品展之后的最强烈感受。

  新徽派的来源,既有黄宾虹接续中国画的传统笔墨资源,又受到新金陵画派的影响,还融合了安徽画家自身创造的新方法。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引进西方的现代美术教育,特别是五六十年代,写生山水进行的现代转型。这是从传统徽派变成“新徽派”的重要原因。

  中国画家画异域风情是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的,最早的画家,比如傅抱石先生、李可染先生,包括关山月先生,还有亚明先生,亚明先生最好的作品就是有异域风情的作品。

  中国画家画异域风情,不是客观再现我们没看到的欧洲景致,而是使用中国画的办法来绘画异域风情,必然要体现中国画的情韵。这些异域风情,一方面是对异国的情调、异国建筑、异国文化的感受和反映。而另外一方面,其绘画的载体是使用中国画,所以必然带着中国文化的特征。异域风情的中国画,实际上要解决的是如何在异域中体现东方文化的特色,另外一方面也扩大了中国画的表现范围,尤其是中国文化的中国画,在表现异域风情、异域风光时,是会发生变化的,这是传统中国画中没有涉及的。很多学界对中国画中表现异域风情的“变化”是特别感兴趣的。比如李可染先生画的德国教堂系列,才使他的“绘画语言”发生了重大变化。而亚明先生笔下的黄山,我倒并不认为有什么新意。但是亚明先生画的异域风情,每一幅画作都有心意,这是因为他的表现对象发生了改变,让他特别激动,笔墨更加恣肆和豪放。由于是带着异域文化的对象,大大激发了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和强烈的创作欲望。同时,绘画对象的改变,也迫使画家使用传统中国画的笔墨在表现新的对象时,出现了新的变革。

  记者问:评价说这次参观“域外艺旅——张松访欧写生作品展”让自己眼前一亮,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让您产生了这样的感受呢?

  答:张松主席此次展出的作品,体现了很鲜明的个性特征。他笔下的《罗马废墟系列》,不是再现罗马颓废的景致,而是把罗马残垣断壁的符号,通过抽象构成的处理,通过水墨泼墨的运用,使它更加具有了现代视觉形式感,具有抽象的因素。张松作为当代“徽派”山水画的代表人物,把焦墨、水墨的山水,抽象的构成,共同组成他的《罗马废墟》系列。

  张松这次表现城市景色的小幅作品,出现了很大的改变,非常精彩。一般中国画家会画一片树林中有一个凯旋门,大概周围有16条街道。而张松笔下的凯旋门,凯旋门是使用勾染的方法,最大程度地突出了凯旋门的形象。同时,使用水墨大面积的晕染,其中的境界特别新颖。还有,张松笔下的《意大利少女泉之夜》下的夜色。夜色是他从来没有涉及的绘画对象。而这次,天空是深色的,不可能大面积留白,水墨表现的夜色,夜色如水,又透又润,非常有深度。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画过的。尤其是大理石的石刻喷泉,他是运用古法用笔来绘画雕的,尽显一湖池水,运用淡墨处理。墨色和夜色达到了浑然天成的效果。这是他以前从未涉及的。

  还有张松此次展出的作品《巴黎画家村》,是他画其他画家在写生,特别有情趣。西方的写生是看什么画什么,尽量画出一模一样的。而中国画家,墨师心迹,画的是这个景,而带着中国画的语言,体现中国画的意韵,带着中国画的意境,对画家眼中见景的再造,表现得非常精彩。

  中国画一般是使用线来塑造形象,而线是很难表现建筑的,只能勾勒出一个轮廓。所以中国画家画建筑时,一般是“大景小建筑”,而建筑仅是点景的一部分。而张松则把西方建筑作为主体,去掉了树木等景色,这对于他的构图是一种挑战。他采用了勾线、染边、晕染,把建筑的体量、材质、建筑的前后空间等,都表现出来。

  这批作品充分地体现了张松自己的笔墨个性,带着浓厚的“新徽派”山水画的特点。因为表现的是异域风情,所以他在构图方式、笔墨语言等方面进行相应调整,体现了异域风情中的徽派笔墨,或者说是徽派山水中的异域风情开拓……这是他这批作品中的最鲜明的特点。

  记者问:您刚刚从学术角度进行了点评,现在能否从您们的友谊方面评价张松的作品?

  答:张松个人给我的印象是,他是个喝大酒的人,也就是性情中人,比较豪放,他与其他徽派画家的并不一样。其他徽派画家的作品比较严谨、比较有章法,比较理性,相反一方面,就是比较拘谨、比较呆板。

  但是,豪放并不代表没有章法,而是要把画家内在的激情喷涌出来。这是张松的个性和他的山水画相统一的地方。但是,此次展出的这一批作品都是“温文尔雅”的,体现了理性的构图。

  张松作品中画最好的山水画都是不用色的,纯粹是玩味笔墨。我猜测,他到了欧洲,把中国人的文化身份。或者说,他在欧洲找到了中国文人的特征,在画这批作品时,更多体现了传统中国文人绘画的儒雅和飘逸。他在异域中重新找到了中国文化的底蕴。

  这次展览再次刷新了我对他的印象。

  记者问:松先生主政安徽画坛期间,时常提携后辈,不断推出安徽中青年骨干画家的作品展。请问,您对安徽画坛的中青年画家有什么好的建议?

  答:安徽美术的发展,在我看来,一直发展的比较全面。油画、版画、中国画,这些方面齐头并进。安徽的中国画,实力很强。安徽有着渊源深厚的中国画传统,对笔墨技巧的驾驭能力普遍很高,可以说,安徽画家接续的是中国画的正脉。

  当然,今年安徽已与日渐与世界连为一体。但是,安徽画家走出去的,相对来说,眼界有一定的局限。张松的这次展览,起到一个示范作用。要多走出去开拓眼界。只有走出去,多开阔眼界,才能给传统深厚的中国画带来新的变化;只有走出去,才能提供新的空气和养分。希望安徽的美术家能更多地走出去,有更多的创新意识。当然,这种创新意识来自于对于生活的表现。

  安徽画家既有深厚的传统积淀,又有新徽派的格局,所以说,安徽的中国画未来还是非常值得大家期待的。

  在全国获奖是衡量青年艺术家突破边界、走向全国的标志之一。但是,安徽画坛的很多老先生也没有获过什么大奖,却在艺术史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中国画的创作,尤其是传统山水画家,几乎是穷尽自己一生的努力,形成了自己的艺术个性面目,而这种个性面目是在艺术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所以才能站住脚。所以,艺术家要坚持一生追求的主义,而不是一幅画主义。

  ·合肥在线记者 戴小花 文/摄·

 
  编辑: 戴小花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异域风情中的...
  • ·    时光流影“一键印书车”将开进家博会
  • ·    合肥市首家社区志愿服务广场揭牌
  • ·    合肥实体店打响“双十一”促销战阻击...
  • ·    滨湖一建筑工地成为全国绿色施工新样板
  • ·    胜利路小学“感恩教育”造就大批好学...
  • ·    合肥市庐阳区政务服务综合素质提升培...
  • ·    瑶海警方查获1600瓶假酒 摧毁制售链条
  • ·    合肥"超级奶爸"抱娃开车 幼童胳膊伸出...
  • ·    "双十一"大战在即 合肥商家提前五个月...
  • 集团动态 |网站简介|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