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安徽新闻 > 地市精选 正文

清史上鲜为人知的皖籍“封疆大吏”

合肥在线  2017-02-19 01:23   稿源: 合肥在线-合肥晚报

    近代历史人物四川总督吴棠,是安徽明光人。在他为官30年中有16年是封疆大吏,清朝同治年间,一直与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等疆臣齐名。但令人奇怪的是,吴棠似乎被历史遗忘了,他的名字和政绩几乎不被后人提起。这是为什么呢?

    “慈禧报恩吴棠”一事 是否真实?

    关于吴棠的传说中,流传最广的便是“慈禧报恩”的故事。

    慈禧乳名玉兰,父亲惠征时任安徽宁池太广道驻芜湖。咸丰初年,太平军攻下安徽省府安庆,顺江东下,惠征携家眷望风而逃,途中不幸病故。16岁的玉兰勇敢挑起家庭重担,扶父亲灵柩沿运河北上回北京安葬。途经清河(今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时,川资不继,陷入困境。正在此时,清河知县吴棠雪中送炭,派人送来赙银300两。玉兰感激涕零,当即发誓,他日得志,一定不忘吴大令恩德。玉兰到北京后被选为秀女入宫,生下同治帝,晋升为贵妃。咸丰帝驾崩后,玉兰成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为报吴棠恩德,累次超拔,不几年就将吴棠提升为四川总督。卒后赐谥号“勤惠”。

    这个故事最早见于光绪朝侍读学士恽毓鼎所写的《崇陵传信录》中。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吴棠是否有恩于慈禧,到底有没有错送过赙银三百两给慈禧呢?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内务府《奏销档》记载,慈禧入宫的内务府奏折明确“兰贵人”也就是玉兰,即后来的慈禧太后,于咸丰元年参加选秀排在应挑女子之内,咸丰二年二月初八、初九由咸丰帝正式选定,二月二十一发出谕旨,命选中女子陆续进宫。玉兰被选中前几天,二月初六,咸丰帝降旨,将其父惠征由山西归绥道调任安徽徽宁池太广道。惠征家喜上加喜,五月初九(1852年6月26日)将慈禧送入宫中之后,惠征才携同家眷赶往江南,七月到芜湖正式接印上任。慈禧根本就没有随同家人南下,不可能随同家人南下,也就绝对不可能有扶父亲灵柩北上安葬途经清河一事。

    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军机处《录副奏折》中也有安徽巡抚李嘉端奏折,其中附片专门报告了前徽宁池太广道惠征病故之事:慈禧父亲惠征于咸丰三年六月初三日(1853年7月8日)病故于镇江。原来,咸丰二年末至咸丰三年初,太平军自九江顺江而下,攻克安徽省府安庆,定都南京。沿途地方官员纷纷逃命。咸丰三年初,咸丰帝任命李嘉端为安徽巡抚,并要他查明苏皖两省负有守土之职的地方官员予以参劾。惠征因此被李嘉端参劾。正处在盛怒之中的咸丰帝将分巡江南六属负有守土之职的徽宁池太广道惠征开缺,听候查办。举家逃到镇江的惠征罢官之后惧怕不已,从此一蹶不振,得了重病,没过多长时间,就一命呜呼。

    惠征病逝时慈禧已进宫一年多时间,内廷主位排在皇后、云嫔之后,名列第三。稍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慈禧绝对不可能出宫奔丧。再则,处在太捻战争烽火燃得正旺的南方,兵荒马乱,慈禧就更不可能流落宫外,扶父亲灵柩北上安葬途经清河了。

    鉴于上述原因,吴棠有恩于慈禧太后,在清河错送赙银300两给慈禧之事也就不可能发生了。

    而这个故事的始作俑者则是光绪朝侍读学士恽毓鼎。原来,恽毓鼎19年一直都是五品职位,为此他一直愤愤不平。为了发泄他担任19年光绪帝老师而未被慈禧太后提拔重用之怨气,就编造了这个故事。既丑化了慈禧,更贬低了吴棠形象,武断地认为吴棠没有多大才识能耐,完全仰仗慈禧报恩才爬上川督高位的。

    慈禧垂帘听政于咸丰十一年11月,此前吴棠已是淮徐道兼理徐州知府,赏加按察使衔,从三品。垂帘听政这一月,吴棠奉旨补授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江北镇道以下各官弁均暂归节制。实际上吴棠是接替王梦龄职位,王梦龄也是从淮徐道升任这个职位的,他干了不到一年,因为对付捻军不力,才被降为五品京堂回京候补的。前有车,后有辙,他的缺由吴棠补授,顺理成章,不存在超擢嫌疑。

    吴棠原是安徽人

    那么,吴棠究竟是何许人也?看看他的简历就知道了。

    吴棠,字仲宣,一字仲仙,号棣华。嘉庆十八年七月二十四(1813年8月19日)出生于安徽省盱眙县三界市(今安徽省明光市三界镇老三界行政村。明光市1932年从盱眙县划出,成立嘉山县,1994年撤县设市;盱眙县1955年划归江苏)一个平民家庭。“家奇贫,不能具膏火,读书恒在雪光月明之下”。

    道光十五年(1835年),吴棠中乙未恩科江南乡试六十二名举人,道光二十六年入漕运总督杨殿邦幕学习吏事,道光二十九年授桃源知县,筑滨卜家湖长堤保护桃源县城,百姓称其“吴公堤”。

    咸丰元年(1851年)吴棠调清河知县,为官清正严明,百姓称“吴青天”。二年十月署邳州知州。三年正月奉旨,以同知、直隶州知州升用;二月回任清河。四年正月其母去世,奉旨准其开缺治丧,百日后仍署理清河县事;十一月经太常寺少卿王茂荫举荐,以同知、直隶州知州即补,并赏戴花翎。八年正月复五河县城;十二月,督清河练务。九年十一月署徐州知府。十年三月署淮海道;闰三月署徐州道,兼摄徐州府事,办徐州粮台;五月奉旨补授淮徐道;七月奉诏帮办江北团练;十一年正月赏加按察使衔;七月,咸丰帝驾崩,同治帝即位,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十一月奉旨补授江宁布政使,署漕运总督,督办江北粮台,江北镇道以下各官均暂归节制。

    同治元年(1862年)十月,吴棠暂护江苏学政关防。二年三月实际管理江北文武官员及军务、地方一切事宜,仍归节制。三年六月赏加头品顶戴;十月奉旨署理江苏巡抚。四年二月奉旨署理两广总督;三月留任漕运总督,署理两广总督。五年八月,奉上谕补授闽浙总督(加都察院右都御史、兵部尚书衔)。六年六月授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广东巡抚蒋益灃案。七年正月奉旨调补四川总督。十年二月兼署成都将军。

    光绪元年(1875年)十一月,因病奏请开缺。二年正月奉上谕准其开缺;三月回籍;闰五月二十九日(1876年7月20日)病逝于滁州西大街吴公馆。

    才能非凡的封疆大臣

    吴棠在任漕运总督时,为保清河县人民生命财产及衙署大小官员的安全,使百姓能安居乐业,为防御捻军再来,于同治二年奏准朝廷,得以拆用河湖堤砖石,筑清河县城于里运河南岸,清江城开工于同治三年春,翌年秋竣工。城周长一千二百七十三丈六尺五寸,高一丈八尺,杉木梅花桩基础,椿顶满砌,全部用糯米汁灌嵌,十分坚固。四城门上均砌有砖木结构枪楼,四楼皆入嵌一额,东门署“安澜门”、西门署“登稼门”、南门署“迎薰门”、北门署“拱宸门”,筑城经费耗银十二万两。清江城筑成后防御功能增强,人民安居乐业,并非吴棠私自所为。在他倡导下,清河县周边各乡镇、村寨先后皆筑圩寨,同治六年“捻军”再度来时,皆不得逞,可见此城圩功效之大。

    由于黄河北徙,改道山东。此时,河督功能降低,无河可治,清廷于咸丰十一年裁汰河道总督署,立漕运总督署,实授吴棠为漕运总督(俗称漕帅),辖二十四河标营,拥兵数十万。吴棠认为,黄河北徙,拆高堰石堤无大碍,不料招致很多人反对,亦有同僚多次弹劾上告,状告吴棠“拆堰制灾,圈城卖地”。谁知吴棠没有被告倒,官越告越大,这也是中国官员史上的一个奇迹,一个特例。同治二年,吴棠下令拆武家墩以北石工,修筑清江城,并筑清江里运河南北土圩,上置炮台多座,以防捻军。又建崇实书院,建文庙大成殿,置义学四所。四年调两广总督,未赴任,仍留原任,筹划恢复运河漕运,以小粮船岁运四万余担。黄河北徙后,裁汰河道吏员和河营标兵,改修防为操防,并改隶淮扬镇总兵。黄河、运河和洪泽湖等滩地涸出,试行屯田,“划予各兵督耕充饷,以自然之利,养有用之兵。”

    吴棠不仅是位能力非凡的漕运总督,也是晚清时非常有名的清官廉吏,但是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却将吴棠描绘成一个只知闭关锁国、贪赃枉法和攀附权贵的庸吏和奸佞。同治五年,吴棠出任封疆大吏四川总督,在任拨捐输银赈济灾民,疏呈捐输之弊,要求清政府“讲求吏治,尤当慎于序补之先”。而在同治十年,吴棠弹劾李光召一事更是让其声震朝野。同治年间,商人李光召(有的资料上是李光昭)与内廷权贵相互勾结,以重修圆明园的名义,从东南亚等地低价大量收购木材,然后高价卖与内务府,从中牟取暴利。此事,导致了大量官银外流,加剧国库的空虚,因为此事牵涉官员众多,并且涉及到大学士、军机大臣、亲王贝勒等一批朝廷重臣和皇室亲贵,不少知情官员为保住自己的前程,均装聋作哑、三缄其口。唯有四川总督吴棠得知此事后,毅然三次上书弹劾,请求清廷严厉追究此事,严惩大发不义之财的奸商李光召和与之狼狈为奸的贪官污吏,并向慈禧太后力陈此时重修圆明园有弊端,此事在清廷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也足可看出吴棠不畏奸权的品行。

    吴棠为官30多年,经历省一级长官的“封疆大吏”16年,是清朝皖东唯一的封疆大臣,安徽清史上屈指可数的名人。在整个同治年间,一直与直隶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曾国藩、陕甘总督左宗棠等疆臣齐名。咸丰年间“声震江淮”,“金石至交”李鸿章誉之为“天子知名淮海吏”,翰林院编修钱振伦称其督漕期间“以民慈父,为国重臣。江淮草木知名,天下治平第一人 ”。

    吴棠在家乡的传说

    在吴棠的老家明光市一带,也流传着不少有关于他的故事。其中就有则“吴棠吃银鱼”的故事。

    吴棠的老家有个美丽的女山湖,历来盛产银鱼。女山湖银鱼以晶莹剔透、风味独特著称。晚清时期,虽然女山湖银鱼后来成为贡品,王公大臣们常以能吃上女山湖银鱼为荣,但吴棠并不觉得稀罕。

    同治六年秋,已升闽浙总督的吴棠,被朝廷授予钦差大臣,奉命前往广州查办左宗棠的红人广东巡抚蒋益沣。参奏蒋益沣的是慈禧太后本家两广总督端麟,他专门设宴招待钦差大臣吴棠,席上特地上了一大盘银鱼,菜上来后,端麟和作陪的总督府官员首先央吴棠先动筷子,吴棠也不客气,上去就夹了一大筷子,有大几十条,然后只顾吃,吃完又夹。大家都显出惊讶神色,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觉得吴钦差胃口也太大了。有人出来圆场:“吴大人,请吃菜,这是上等银鱼。女山湖银鱼。”“我知道,鄙人故里就在女山湖边上。”吴棠只顾吃,一盘银鱼被吴棠报销了一大半。

    饭后,吴棠老觉得不对劲,为什么大家在饭桌上神情都非常怪异,老是强调什么银鱼,女山湖银鱼呢?手下的人告诉他,女山湖银鱼是上等贡品,价格昂贵,一条银鱼可抵上一根金条。“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每次只夹一条慢慢品尝呢!这样吧,赶明我弄两麻袋来款待大家!”

    大家虽然大声叫好,但心里都不相信吴钦差的话,觉得吴棠在吹牛。这么贵重的女山湖银鱼弄两麻袋,那得要多少银子?两个月后,吴棠摆平关系,查办蒋益沣案结案。临别时吴棠回请了端麟等人,每桌上两大盘银鱼。大家一看,我的天,这要多少银子?吴钦差这次查案肯定大捞了一把。

    吴棠见大家非常吃惊,就解释道:“各位大人,鄙人初到广州时,大家用女山湖银鱼款待鄙人,鄙人过意不去,今天就用双份银鱼回请大家。不过鄙人要声明的是,同是女山湖银鱼,鄙人叫手下从故里弄来的两麻袋女山湖银鱼总价还不值广州的一盘女山湖银鱼!同是女山湖银鱼,在广州是物以稀为贵!”“对!物以稀为贵!感谢吴大人慷慨相赠!”在场的人应和着。不过他们似乎已经了解了吴棠为什么大口吃银鱼了。

  编辑: 尹茹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长丰草莓育苗新科技受专家褒奖
  • ·    外国专家:长丰草莓令世界刮目相看
  • ·    长丰草莓博物馆“尽收天下草莓”
  • ·    班主任发文痛悼:“天亮了,孩子,你...
  • ·    合肥5名出租车司机春运违规被吊销资格...
  • ·    长丰草莓摘得草莓擂台赛“桂冠”
  • ·    第八次中国草莓大会在长丰盛大开幕
  • ·    长丰“马郢计划”牵手草莓助力脱贫致富
  • ·    合肥瑶海区20个重点项目集中开工
  • ·    全国17省市精品草莓在长丰“打擂台”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