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精彩图片 正文

昔日长江捕鱼人 今日江豚守护者

国家江豚科考船迎来首位“渔民队员”
合肥在线  2017-12-28 08:11   稿源: 合肥在线-合肥晚报

  ○安庆江豚巡护队队员张贤敏在科考船上留影

  ○江豚浮出江面

  编者按

  从万米高空俯瞰,长江并不是孤独地闪着光。

  宜昌到上海,1700多公里的长江干流,在安庆江段里发生着微小的变化。

  安庆江段,虽然仅仅是长江干流江豚栖息带的十分之一。但这种变化如同一簇薪火,需要捧在手里,等待它的燎原。

  明年1月初,我国新一轮长江江豚全面普查将在鄱阳湖全面收尾。安庆江豚协助巡护队的张贤敏无意中开创了一个历史性的纪录——十年来,三次国家级江豚科考首次有渔民出身的保护人员参与。

  从九江登船,顺江而下至上海,再返回武汉。23天,全程2300多公里。张贤敏在长江边打了三十多年的鱼,从未想到能效力国家级江豚科考,成为科考队目视组的一员。

  穿风冒雨。在凛冬的江面,目视组的任务是站在船顶的观测台上,查看江面上偶然浮现的身影。2-3秒,一闪即逝。

  “全程走下来只碰上两个晴天。”张贤敏和队员们戴着雷锋帽、裹着军大衣,只露出两只眼睛,一站90分钟。他们需要紧盯江面,随时记录下江豚跃出的数据。精确到水深、次数、头数……

  “船上都是博士生、研究生。”张贤敏开玩笑说,虽然满船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但他是岁数最大的,也是个子最高的。随船科考的23天,将是他一辈子最难忘的回忆。

  今年农业部“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第一批协助巡护示范点先后在江西鄱阳湖湖口、湖北何王庙、湖南集成、湖南洞庭湖岳阳、安徽安庆挂牌。包括张贤敏在内,安庆江豚巡护队的6位成员全部是自愿退出渔业捕捞的专业渔民。他们在安庆市60公里的长江干流江段开展协助巡护,守护这一江段大约五六十头的江豚。

  昔日长江捕鱼人,今日江豚守护者。半年来,安庆江豚巡护队累计航行1万多公里,记录了上百次江豚跃出的场景。为了加大培训力度,安庆市渔业局将唯一一个跟船考察学习的宝贵指标给了巡护队。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身为长江的‘旗舰物种’,江豚的保护力度在逐年升级。”科考现场指挥郝玉江告诉记者,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率先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全面禁捕”,标志着江豚保护又迈出关键性一步。

  又到了江豚觅食的时间点。正午的阳光洒满江面,映出大片金鳞,闪烁摇动。20多头江豚迎风依次跃出水面,先是一个小黑点,接着是一抹深灰色的弧线。回到“护豚员”岗位上的张贤敏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他估算着,还有四天,“2017长江江豚生态科考”就要在鄱阳湖全面收尾了。

  还有四天,又是崭新的一年……从2018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将率先实行全面禁捕。

  (记者 徐颖奇)

  相关新闻:

  巡护1万公里江段记录上百次江豚出水

  6位“转业渔民”180天的守护

  ○陆颖抚摸着死去的江豚惋惜不已

  巡护艇飞溅着浪花,直奔安庆江心洲轮渡。船还没停稳,安庆江豚巡护队队员陆颖就望见那抹熟悉的灰色身形。平日里只能看到江豚跃出水面的黑点,而现在它就完整地躺在岸边,嘴角上扬,似乎还带着“微笑”。

  寒风怒号,浊浪拍岸。“早点发现,兴许还能救活。”陆颖蹙着眉,恨不能将它搂进怀里。

  1.发现死亡江豚在“微笑”中告别

  32岁的陆颖是这支江豚巡护队里最年轻的队员。

  发现死亡江豚的时间是上午9点多。天阴沉沉的,和青色的江面连成一片。大雪将至,西北风带着哨声刮来。寒意从脚开始弥漫周身。

  村民们渐渐聚拢过来。村干部和民警给巡护队找来一只干净的白口袋。陆颖仔细地将这只江豚包裹起来,动作迟缓而庄重,像是作别挚友,又如同训练有素的入殓师。

  这条江豚心脏停止跳动的时间应该不过三四个小时,以至于它看起来像刚刚睡着了一样,黑豆般的眼睛还泛着光。上扬的嘴角,像是在“微笑”中告别。

  陆颖在江边打鱼的舅舅最先发现了这只躺在岸边的江豚。接到电话算起, 20公里的水路,巡护艇只用了半个小时就飞驰而至。

  “还是来迟了。”陆颖的话语中带着惋惜。

  这是安庆江豚协助巡护示范点挂牌半年来,上报的第二例江豚死亡案例。

  2017年6月29日。在安庆滨江公园,陆颖和巡护队一行7人捧起了大红色的聘书,胳膊上佩戴着“安庆江豚保护区协巡员”的臂章。

  安庆江豚协助巡护队的6名成员全部是自愿退出渔业捕捞的专业渔民。最年长的54岁,最小的32岁。

  巡护队员通过专门定制的“江豚管家”App软件实时记录巡护轨迹。第一时间向渔政部门报告非法捕捞行为。

  上报江豚的非正常死亡,自然也是巡护的一部分。心理准备是做好了,但现实总来得猝不及防。

  2.推测撞上滚钩受伤,无力跃出呼吸

  自从穿上印有“江豚巡护”的救生衣,他们就把自己当成了江豚的“守护人”。

  滚钩?电捕?围网?还是螺旋桨?巡护队需要判断江豚大致的死因。

  巡护队队长胡师斌将死去的江豚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它周身灰黑色的表皮完好,唯有左侧肚皮下露出一片花白的外伤。约有成人拇指大。仔细看,一道钩状的划痕深入肉内。牙齿完好,舌头肿胀。

  胡师斌推测,这是一头正值青年的江豚。这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如果不出意外,它应该是撞上了非法捕鱼的滚钩,受伤后失去浮出江面呼吸的气力,最终憋死在水下。

  胡师斌说起话来语气温和,态度坚定。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会长。从2010年起,这个外表瘦小的中年男人就开始呼吁保护长江生态环境。为此,他执拗地坚守了7年。

  农业部“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第一批协助巡护示范点共有4个,包括江西鄱阳湖湖口、湖北何王庙、湖南集成江豚迁地保护区、湖南洞庭湖岳阳、安徽安庆江豚保护区。

  今年4月,当安庆市渔政局找到胡师斌,委托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能够牵头成立安庆江豚巡护队时,他片刻都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3.怀念听着江豚的呼吸声入眠

  发现死亡江豚的消息很快在巡护队里传开。结束了全天的巡护,队员周换根阴沉着脸走进了家门。

  瘫坐在沙发里,周换根脑海里频频闪过“江猪”(安庆方言)跃出水面的灰色身形。它们迎着江风,奋首逆水而上。忽而纵身跃出,白浪击飞。

  刚结婚时,夫妻俩吃住都在船上。夜里不撒网的时候,江豚群就在船边找鱼吃。“左冒一下。右突一下。一个家族能有20多条。”周换根说,两人并排躺在船板上,看漫天星斗,耳边传来江豚浮出水面的呼吸声——“kē cū,kē cū……”

  现在想来,贫穷而听着江豚的呼吸声,也是好的。

  当上江豚巡护员还不到半年,乡里乡亲没少得罪人。抓电捕、拆滚钩、收围网……妻子总在念叨,同村的谁谁谁又嚷着哪天要找人揍他。

  每一次夜查都是临时通知,高度保密。三更半夜,一个电话响起,周换根披上大衣就要走。

  “你去干嘛?”

  “你管我呢?”

  渔民出身的周换根更习惯用“老爷们”的气势,镇住媳妇儿的好奇心。

  队长胡师斌在巡护队立了规矩:“谁走漏消息,就立刻走人。”

  周换根记得入秋那会儿,他们在长江大桥附近刚查获一副大型地笼,胡师斌的电话就响了——求情的电话打到了胡师斌亲弟弟那里。

  “渔具已经销毁了!”胡师斌说罢就掐断了电话。

  4.惊叹聪慧的江豚会“逗你玩儿”

  从家步行到江边不过三百米,周换根14岁的小女儿却从未见过江豚。孩子知道父亲的工作是保护江豚。但对于江豚,她总以为应该跟水族馆里看到的海豚差不多。

  “长江江豚和海豚一样,都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安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陈敏敏曾经专门给这支“江豚巡护队”开过讲座。

  在中科院水生所读书的六年时间里,陈敏敏常有机会与人工饲养的江豚亲密接触。自1996年开始成功饲养江豚,这里建立了世界上唯一一个长江江豚人工饲养种群,并迎来了世界上首例在人工饲养环境中妊娠分娩的淡水鲸——“淘淘”。

  陈敏敏手里提着小鱼,蹲在岸边故意不去看江豚“淘淘”。而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淘淘”停在水中,“噗噗噗”地朝陈敏敏吐水。

  江豚会按照手势,跃出水面亲吻饲养员的手和面颊。

  无聊的时候,江豚还会吐出一个水泡,再快速用嘴巴含住。再吐出,再含住……

  如果扔给它们一个皮球,调皮的江豚会用尾巴将皮球强力按进水里,再猛地松开,看皮球高高蹦出水面。如此往复,乐此不疲。

  水族馆里的任何鱼类都不会隔着玻璃,在人类面前故意停留。而江豚则会定在水中好奇地观察你。弯弯的嘴角扬起,像是朝你“微笑”。

  5.转变巡护半年非法捕鱼明显减少

  巡护队队员姜国庆的父亲生前曾是安庆袁江村远近闻名的捕鱼能手。还记得数十年前的清明前,七八条渔船聚在洲头。父亲一网撒下去,最多的时候能打上2000斤的长江刀鱼。银白色的刀鱼迎着光在网内跳跃翻腾,亮得晃眼。

  “我有三十年没看过白豚了。”姜国庆和队员们常念叨起这位“长江女神”洁白曼妙的身姿。

  清明前捕刀鱼,清明后捕鲥鱼、白鳝;入了秋就开始抓螃蟹。姜国庆打了四十多年的鱼。“现在不仅是长江里唯一的哺乳动物——江豚数量在减少,鱼也少了。”

  2012年的科考数据显示,长江全流域仅存江豚1045头,其中长江干流仅存500头。而长江安庆段种群数量约200头,占长江干流种群数量的40%。

  阔别五年,今年11月10日,国家启动了第三次江豚科考——“2017长江江豚生态科考”。历时38天,约航行3400公里,范围涵盖宜昌到上海长江中下游干流,洞庭湖、鄱阳湖及主要的江河支流。

  12月14日,科考船行至安庆江段。安庆市农委副主任赵勇带着渔业局局长蒋泽球登船拜访。当科考队通报安徽段目视组观察到的江豚数据时,赵勇屏息凝神,如临大考。

  “过去渔业局是组织渔民捕鱼,现在是劝渔民不要捕鱼。安置好,劝上岸。”深冬的江面,呵气成雾。站在摇晃的甲板上,安庆市渔业局的一位随行人员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将唯一一个跟船考察学习的指标给了江豚巡护队。

  通过半年多的巡护,安庆江段最大的变化就是非法捕鱼现象明显减少。胡师斌告诉记者,现在远远看到巡护艇,有渔民就会吓得将电捕器扔进江里。这支由6位自愿退出渔业捕捞的专业渔民组成的江豚巡护队累计航行1万多公里,记录了上百次江豚跃出的场景。

  6.五年后江豚巡护示范点将增至10个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江豚不再重演白豚的悲剧。

  2013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长江江豚从“濒危”升级为“极危”。这意味着,江豚已经进入到了最后时刻。中科院水生所研究员王丁就曾公开表态:“今后的五年如果不能发生一个根本性变化的话,可能江豚的命运也是岌岌可危了。”

  而今一个关键性的变化在第五个年头出现。随着农业部正式发布《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2016-2025)并进入实施阶段,今年4支共有40人的江豚巡护队在江西、湖北、湖南、安徽先后成立。按照计划,到2022年,渔民协助巡护示范点将扩大到10个,共计200个转业渔民转产为专职巡护员。

  新年将至。在江边一家土菜馆,队员们为刚刚结束“2017长江江豚生态科考”的队员张贤敏接风洗尘。

  自2006年以来,国家共进行过三次大规模的长江江豚科考。张贤敏很可能是首位渔民出身的保护人员参与到国家级江豚科考。

  几杯暖身的白酒下肚,张贤敏开始向队友们讲述科考之旅。

  “我在目视组,主要是记录江豚跃出水面的次数和只数。还有声学组,声音检测设备就拖在船尾,有150多米,可探测水深20米-30米、半径30米以内的任何声音。”

  “站在船顶上观测,冻够呛吧?”

  “军大衣一裹还好,就是脚冷。”

  “我们好嫉妒!”

  在这场岁末的聚会上,笑容一直挂在张贤敏的脸上。热气蒸腾的饭桌上,巡护队员们甩开一身的寒意与疲惫。同是渔民转业的他们拍着老张的肩膀竖起大拇指。

  远处,月亮从江面上升了起来。银辉翻滚的波涛下,江豚种群的命运或将迎来转机。

  记者 徐颖奇/文 牛国梁/图

 

 

  编辑: 宋艳艳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合肥流传“防流感关爱帖”非官方发布
  • ·    安徽省食药监局撤销23家药店GSP证书
  • ·    肥西居民可在7家定点门店选购“惠民菜”
  • ·    乘客车内遗落现金 合肥的哥费尽周折寻...
  • ·    安徽首位!合肥薛军当选全国工商"十大...
  • ·    元旦小长假合肥铁路预计发送旅客52万人
  • ·    合肥高新区公交停保场开工建设
  • ·    长三角铁路28日“调图” 淮北到合肥最...
  • ·    安徽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换帅”
  • ·    合肥冬季流感凸现 健康讲堂走进校园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