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本地要闻 正文

揭秘春运中的最帅背影——火车司机

合肥在线  2018-02-10 08:31   稿源: 合肥在线-合肥晚报

  吴钧正在驾驶火车。

  准备上车的乘客。

  32岁的吴钧和55岁的汤守祥一起驾驶火车。

  K8500列车长刘锡军。

  一位乘客腿伤复发,亲友正在帮忙搽药。

  准备上车的乘客。

  工作人员正在向旅客展示刚刚拍的照片。

  火车司机,对这个行业的最初想象,一个驾驶室里,一位司机往座位上一坐,然后操控一下手边的几个按钮,火车沿着轨道自己跑就可以了,枯燥乏味。2018年春运,江淮晨报记者经合肥机务段邀约,走进一班春运夜班列车K8500的火车头,真真实实地零距离接触火车司机。全程440公里,从杭州到合肥,两位火车司机,一老一少,为我们揭秘火车司机背后的故事。

  火车头可以两边开,司机的手电筒是绿色的光

  “列车到达杭州城站,请乘客有序下车。”听说从这里开始,火车司机就换成了我们合肥机务段的司机了。江淮晨报记者立即从车厢下车,往火车头的方向奔去。

  “咦?这怎么回事?火车头怎么跑了?”记者惊讶地看到眼前的一幕,火车头脱离了车身,自己朝前奔去。火车没有头了?这是什么情况?一连串的问号打在脸上。K8500列车长刘锡军看到满脸惊讶的记者,耐心地解释道,“因为前一班的火车司机到站了,就下班了呀。会有下一班的火车头来接,正是合肥机务段的车头。”

  原来火车头和火车身是两回事啊!它们居然不是连在一起的!这一真相打破了江淮晨报记者二十多年来对火车头的误解。

  “看,下一班火车头来了。”顺着刘锡军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了一道强光缓缓向我们移动,近了近了,一辆火车头出现在众人眼前,车头里站着两名司机,一老一少。离车身还有一小段距离时,年长的那位打开门从车头跳下,来到车身位置,拿着手里的手电筒不停地摇晃,手电的光是绿色的。

  年轻的那位留在车头,开始向车身方向缓缓移动,只听“咚”地一声,车头的一个挂钩和车身连接到了一起。年纪长的那位再次上到车头,两个人在里面交流,检查着什么。

  “我们从哪里可以上去?”记者纳闷,两位司机当时所在位置与这班K8500的前进方向刚好相反。年轻的司机指了指身后,示意我们去后面等他。只见老少二人从一个小门进入,到达了火车头的另一端,也就是即将行进的方向。这一刻,记者才反应过来,火车头是可以两个方向行驶,又涨知识了。

  火车司机一路上原来这么忙

  记者背了一个大双肩包,带了一个斜挎包,手举着直播器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来到了驾驶间。火车头的驾驶间其实很有限,一个操控台占了一半的空间,两个驾驶位又占了三分之一。

  “请问您是吴师傅吗?”“我不是吴师傅,我是汤师傅。”年长的那位喜欢笑,说完一句话,总是“哈哈哈”地笑几声。“一个火车有两个司机吗?”记者好奇地问道。“我们这班车属于大夜班,从晚上10点半开到第二天凌晨4点半,会特别辛苦,而且铁路上规定,正常一个司机连续开车不得超过6个小时,所以我们这班车是双班单司机。”

  终于近距离地见到了两位一老一少的“师傅”,“吴师傅”名叫吴钧,今年32岁,“汤师傅”名叫汤守祥,今年55岁。

  当晚22:30,根据信号指示,火车准时出发。吴钧先开一段,然后会由汤守祥接班。我们采访期间,汤守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辅助吴钧。跟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火车发动之后,两个人一直非常忙碌,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我们下车。

  老少二人的口中时不时说着统一的口令,“前方注意”、“准备好了”,两人又时不时做着一模一样的手势,有时是“6”,有时是“2”,有时是“5”,还有“大拇哥”,一旁的记者虽然不懂这些手势和语言的含义,但身处其中却会被这样严肃认真的仪式感震撼。

  “原来你们开火车这么忙碌。我们想象是,开动后就不用管它了呢,反正有铁轨呀。”记者的话逗乐了“老司机”汤守祥。“跟你们想的不一样吧,这一路上都会是这样的。”

  其实在联系这次的采访时,记者就已经听说火车头和车身是不通的,“要在火车头待上一两个小时,等到达下一站才能够下车。”对于预估的这一情况,记者害怕这一路上会非常枯燥乏味,火车开动后,司机就没事可做了,手中的直播镜头也无内容可播。但实际情况却是,这一路的内容非常充实。“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忙,有这么多话要说,这么多手势要做。”一同采访的同事同样惊讶。“我们就是看信号,然后执行。”汤守祥解释。

  最帅背影——“坐在那个位子上,不允许分心”无怨无悔——月底退休,火车司机这行还没干够呢

  下了班以后,吴钧问记者,“你们是不是直播了?有没有把我拍的帅一点?”80后的小伙子,火车司机,左手的无名指戴着一枚戒指,这也许是无数个驾车的夜晚,唯一陪着他的温暖。“干这一行可能最对不起的就是爱人和孩子。”

  很抱歉,记者当晚连吴钧的正脸都没有见到,更别提给他拍一张帅气的工作照了。因为,他整晚都是背对着我们的镜头。听到记者这么回答,吴钧点了点头,“也对,没办法,不敢分心,毕竟后面是那么多旅客。坐在那个位子上(驾驶位),不自觉就会不敢分心,也不允许你分心。”直播的过程中,汤守祥会给我们解释很多疑问,但吴钧在开车,所以全程不能说一句话。这也是今年春运中,我们遇到的“最帅背影”。

  “这个月月底,我就退休了。”汤守祥说完这句话又自顾自地笑了。他今年55岁,做火车司机已有30多年时间。“枯燥?我不觉得,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一行我还没干够呢。”他对记者说。春运,对于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对于他的家人来说,过年没有他在家也早已成了习惯。“这三十多年几乎都没怎么在家过过年,年夜饭更别提了。”

  汤守祥的家庭是铁路世家,从爷爷辈开始都是铁路上的职工,他的儿子现在也在铁路上服务。“这么多年,我就没有好好陪过儿子,他的生活、学习,我都没怎么参与。”汤守祥又指指身旁的吴钧,“我儿子现在大了,工作了,又轮到他了,他女儿才几岁呢。”

  “觉得特别辛苦吗?”记者问。“辛苦,哈哈,铁路这个行业就是辛苦,选择了这一行就无怨无悔。”汤守祥说。

 

  编辑: 宋艳艳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新春送祝福活动惠及四河社区居民
  • ·    庐阳科普嘉年华在淮河路步行街精彩上演
  • ·    合肥蜀山警方迅速侦破抢劫出租车案件
  • ·    即日起,市交警实施“组合拳”确保高...
  • ·    合肥新桥机场日旅客吞吐量再创历史新高
  • ·    合肥公交发布全市主要购物中心及旅游...
  • ·    长三角铁路多流叠加迎来节前春运出行...
  • ·    久留米美术馆新春推出馆藏扇面系列作品
  • ·    朋友眼里的黄汪:疯狂与热爱缔造了华...
  • ·    肥西县把“文化年货”送到群众家门口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