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本网原创 正文

独立摄影师陈强:“十年前的汶川记忆让我双眼盈满泪水”

合肥在线  2018-05-11 16:21   稿源: 合肥在线

【专题】防震减灾 合肥在行动

  见到独立摄影师陈强的时候,他正在忙碌地筹备“从都江堰到映秀镇——我的汶川记忆”摄影展,该专题个展将于5月12日下午2:28分在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崔岗当代艺术馆开展。此次公开展出的90幅鲜活的摄影作品、后期制作等均出自陈强个人之手,整整耗费了他半年多时间,真实记录了一位皖籍自由摄影师对于四川震区人民的一片深情。三十岗乡人民政府对于此次摄影展给予了大力支持。

  独立摄影陈强正在合肥崔岗当代艺术馆布展

  与此同时,陈强的同名摄影作品集,已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雅昌公司承印。

  独立摄影师陈强在合肥崔岗当代艺术馆展览大厅内接受新闻媒体采访

  第一时间他飞抵成都

  陈强,今年53岁,1990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摄影专业。原供职于《巢湖报》、巢湖市群众艺术馆(现为巢湖市文化馆),20年前孤身一人、抛家别口去了阿根廷。2008年,为照顾年迈的老父亲,他返回了故乡巢湖。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许,陈强正坐在家中的电脑前制作照片,当时有一些震感,但没太在意。下午打开电视新闻后,他才得知了四川的映秀、汶川等地发生大地震的事,随后公布的一组数据震撼了他。而当晚就播放了温家宝总理赶往四川的新闻。这让陈强敏锐地意识到了这次自然灾害的严重程度。

  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的陈强,突然意识到想起了1988年,当时美国联系图片社在中国举办的一场名为“目击”的摄影展。要做一位重大事件的冷静的现场目击证人,必需“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样才能无愧于自由摄影师这一个职业。

  顾不上多想,他拨通了火车站的售票电话,但告之到成都要2天半时间,而且火车现在不通;于是,他订购了5月13日从合肥飞往成都的班机,可当天所有班机取消了;他继续订购14日的机票,目标就是震中之一的映秀镇。

  映秀镇灾后救援

  5月14日下午2点钟不到,在地震发生不到48小时以内,他背负着25公斤的物资,主要是三四部相机、三角架、四五瓶水和少量饼干、一些生活必需品等,自费飞抵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在高速公路口,他搭乘了一辆救灾车,直奔都江堰。在那里,他顾不上喘口气,一口气拍摄了很多街区照片。

  到了紫坪铺水库之后,他发现前方的桥断了,路不通了,车也没有,只有徒步向前走。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周围大都是几类人:正在连夜匆忙赶路的解放军战士、武警官兵、消防队员、医疗人员;还有从震区疏散出来的群众;另外就是大批志愿者、进入震区寻亲的群众。大家见面之后的问候语是:小心,前方的路不通,实在没办法走,你们进去千万要小心啊!

  与我们普通人想象的不同,陈强说,自己早年曾去过青海、内蒙古、宁夏、甘肃等边疆地区拍过很多片子,时常赶夜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可是这次,在紫坪铺水库,听了很多人的讲述之后,眼见着泥石流、不断发生的余震,他和一批同行的志愿者感觉到了恐惧,他们决定当晚夜宿紫坪铺,次日凌晨再走。

  点燃了一堆篝火,陈强和几名志愿者裹上几件衣服,就露宿在外。当地的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很大,相差10度左右,他们冻得直哆嗦。晚上5、6级以上的余震,把他们像筛子里的豆子那样摇来晃去。

  平静撤离场面令他动容

  5月15日早晨,陈强踏上了去映秀镇的路,听当地人讲,平常要去映秀坐车30公里,全都是盘山公路,也就几十分钟的事情;而地震前,当地人行走的话,也只要8到10小时。陈强没想到,这段路竟然花费了自己一天半的时间,这当中经过了汶川县漩口镇、水墨镇……。

  汶川大地震之后灾区往往会突降暴雨

  肩上是25公斤的物资,天顶上是不断滚落的砂石,脚下则是千疮百孔的大地,到处是尖利的石块。一路上,陈强找到了很多同伴,这当中有挺进的解放军战士、武警官兵、消防战士;大量的救援人员;寻亲人员,还有很多位新闻记者。

  陈强说,别说那些当地群众了,就是在那样的路上,看到了解放军战士,他的心一下子定了许多。更令他感动佩的是,迎面走来的很多当地群众,大都身上挎个小包,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和家园,但没有人大声哭泣,他们的面部表情都很平静,都一五一十地道出自己遭遇的情况,平静地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有的甚至叮嘱陈强他们,路不通,你们别进去了。

  没有想象之中的民众的那种绝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平静、有秩序的大规模撤离。这种场景,给陈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沿途,陈强的心情异常悲恸,听到的事,见到的事,一直让这位健壮的汉子,有想流泪的冲动。但是,他告诫自己,你的任务就是像新闻记者一样,真实记录地震中的活着的人们的状态,比较历史、公正、客观地去记录,为今后留下一些影像。如果当时掉了眼泪,他知道像自己这样的硬汉子也会走不下去的。路异常难走,很多地方走有随时塌方的危害。那种山上滚下的巨石,有的竟有两个火车皮那么大,冲下来时带着巨大的惯性,将很多汽车砸得面目全非。

  镜头记录着他的感动

  沿途,大多数时间要先下去绕行,走“U”字形的路,这让陈强的体力透支很大。什么叫“地动山摇”、“天崩地裂”,陈强是切身感受到了。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美国那些灾难大片都显得太“小耳科”了。

  G213国道都江堰至漩口段

  在漩口镇,身上的几瓶矿泉水早喝完了,而且已经两三天没吃一口热饭的了,陈强精疲力竭。他找遍了漩口镇的小卖铺,发现那里很多铺子都埋在了废墟里。唯一开门营业的一家店铺的货架上空荡荡的,啥东西也没有。他寻找了半天,才发现了一个小买铺仅有的两瓶雪花啤酒。“多少钱一瓶?”店主回答:“2元一瓶”。陈强听成了20元,当听店主重复一遍后,又十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而且这位店主还慷慨表示,你是不是新闻记者,如果是,这两瓶啤酒就算我请客了。他被感动了,在柜台上留下10元钱,悄悄向前赶路了。

  走了一段之后,陈强遇见了一户人家。那家人恰巧全家人都躲过了这场灾难,正在组织灾后自救,帮忙从废墟里抬东西,救伤员。当他们听说陈强好几天没吃上保饭后,老大娘还用仅剩下的一点面条、盐巴、酱油什么的,给他下了一大碗热面。陈强说,当时路都不通,物资运不进去,大家吃饭都成问题。可是,我沿途都遇到的是感人的事情,感动天地的四川人。他们把自己剩余的那点吃的,都给了我。

  在一个哈尔滨消防总队官兵正在救人的废墟前,一位母亲正在焦灼地等待,因为她的女儿被掩埋在下面。整整守候两小时后,救援人员一无所获;经过友谊隧道时,大约1公里长,所有人都是奔跑着的,因为隧道顶上不时还在掉落下石块;在四处开裂的公路上,滚下的巨石砸毁了一客车,而在巨石后,正睡着一队疲惫不堪的解放军战士……陈强用镜头记录了这一切,他坚决不让自己掉眼泪,因为他清楚,只要掉了泪,他就再也没勇气走下去了。

  一批批救援部队赶到汶川灾区进行救援

  地狱和天堂之间的历炼烙印在他心上

  抵达映秀镇是第三天晚上,陈强觉得能睡在一个川籍志愿者搭建的简易棚子里,感觉挺满足。因为整个镇人很少,大约只剩下2000余人,一些危重伤员都通过直升机转运出去了。陈强回想着自己在震区的三个日日夜夜:第一晚露宿在水泥地上;第二夜蜷缩在一辆废弃的三轮车上;第三晚才睡到这个简易棚里。

  当看到很多当地人排着长队上前领救灾物资时,陈强没有挤进去。他估计,当时进去的部队有上万人,公路不通,补给有困难,所有食品要靠战士们手拎膀扛着搬进去。

  他不好意思给当地人增加麻烦,一心只想多拍点现场照片。而当队伍散去时,他才感觉饥肠辘辘。大批大批的救援部队从他身边走过,一位小战士显然发现了他的窘况,没太多的话:“哥们,接着!”向他抛来了一瓶矿泉水。他感动地一句话说不出来。

  美丽的映秀镇,与他两年前来游玩时相比,可以说面目全非。青山上到处是泥石流冲出来的黄色的“瘌痢头”。陈强说自己有种切肤之痛,“去九寨沟、卧龙、映秀镇,我觉得那里的美景像是在天堂;在我不断在向地震后的映秀镇走的过程中,眼前的景象像是地狱;但是,在我不断向震中行进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我又觉得还是在人间!”

  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位千里寻妻的丈夫,刚刚在丈母娘家救出自己的女儿,正要去汶川、北川一带找寻自己的妻子。陈强向他表示祝贺;在广州胸科医院救助点,他见到许庆敏医生正在废墟上搬运伤员,他立即上前帮忙;一路上,他遇到了太多太多的志愿者,大都是80后,两位赶到映秀镇的河北小伙子,背的全都是比自身还高的两大袋药品,他们说要亲手把药品送到伤员手里……

  在随着当地群众撤退到冲锋舟上后,所有人的心似乎安稳下来,刚刚经历的好比一场噩梦。陈强疲惫不堪地倚靠在一个同行者身上,竟打起盹来。

  定居合肥崔岗艺术家村是他的选择

  “读万卷书,走万里路”。有时候人生有阅历,经历很多事,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你的三观。在人生的一段旅途上,你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人,也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好的坏的都有,对人生都是有帮助的。这是陈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袒露心扉。

  安谧的合肥市三十岗乡崔岗艺术家村

  其实,当陈强向本网记者平静叙述那次四川之行时,仍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潜伏的那种殇痛。这位身高五尺的健壮的汉子说,每每面对新闻媒体关于汶川的报道时,眼泪总会情不自禁地流淌下来。那难忘的一幕又一幕无比鲜明地浮现在眼前。这种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刻骨铭心的经历,让他的相机从那之后更多“瞄准”了生命、自然环保、佛教等主题。

  忙里偷闲,他在三十岗古城小学建立了一个摄影社团,给小学生们做摄影展览,在暑假组织摄影夏令营,让孩子们参加黟县国际摄影大展。教孩子们摄影时,他很忽视技术、规则等环节,更多的是带孩子们进行开放式的观察和使用相机来拍摄。没有条条框框,一定是还原本心的,不需要去包装、构图。实际上教孩子摄影也是教他们视觉审美——即怎么看物体,怎么看人或从哪个角度看,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了。他认为,让孩子们在黟县国际摄影大展上展示自己,收获自信心,这已经是突破了。孩子们的很多摄影作品都很棒,他们拍出来的很多东西、解读的独特视角是成人根本想不到的。

  忙忙碌碌的状态,让陈强内心积郁的一些东西得到了渲泄,但“汶川记忆”已成了他内心最大的“堰塞湖”,需要对此做个总结:“人类在大自然面前,表现出的那种坚韧不拔、顽强不屈、百折不挠的精神,这些都深深烙印在我心底,成为不断激励我人生的正能量!”

  在这十年之间,本网记者偶尔会光顾他在崔岗艺术家村动手改造的一处农房,眼看着它一点点变成了陈强摄影工作室。绿色的爬墙虎一点点染绿了外墙壁,各色野花肆意地绽放着。闲暇时,他会沏好一壶茶,随意搭配一圈形形色色的小茶杯,招待来这里畅聊的朋友们。

  独立摄影师陈强喂养的一只叫“顺子”的猫咪

  而他养的那只叫“顺子”的猫咪似乎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安静地蜷伏在堂屋一角的沙发上,享受着午后难得的静谧时光。

  ·合肥在线记者 戴小花·

  网配图由独立摄影师陈强提供,非经合肥在线网站授权,图文请毋转载;一经发现,必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编辑: 戴小花 返回合肥在线首页
中国银行
  • ·    合肥一些区域实施计划停电,看看有您...
  • ·    “甩肉”瘦身进入高峰季,医学专家提...
  • ·    履行人大依法监督职责 为巢湖治理提供...
  • ·    原来是这样:合肥地铁1号线突发故障原...
  • ·    最新:零下180℃,全球“最冷”压缩深...
  • ·    重拳出击!巢湖一级保护区餐饮业关停1...
  • ·    千骑争锋巢湖畔!2018环巢湖自行车公...
  • ·    安医大一附院带“胖友”健步走倡导运...
  • ·    《复仇者联盟3》合肥火爆上映 26城IMA...
  • ·    他们很“爷们儿”也很温柔 本网护士节...
  • 网站简介 | 广告报价 | 在线投稿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皖)字16号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0551-64249591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以便补 发稿费。编辑部电话:64420967
    关闭